泪腺发达

一天写的什么垃圾

各位…七夕快樂?
想寫…曦澄
碼个賀文吧www

【叶王】暗恋你这件小事(1)

OOC炸裂警告
学霸设定(有年操)
主西皮叶王,微喻黄
清清水水校园pa(慢热警告)
混杂真人真事,总之就凑活着看吧







  叶修和王杰希开学的时候一点都不熟,准确来说是没有多的交集,叶修只知道自己班上有一个叫王杰希的,是个罕见的大小眼,话不少但不是黄少天这样儿的,是个暖男,比自己高三厘米,有一种让人想叫爸爸的气压,可能是因为他成绩好吧,别的什么他就不熟悉了,王杰希只知道自己班上有一个叫叶修的,下垂眼让他看起来有点颓废,若然没有黄少天话那么多但是好像有一股别人怎么学也学不来的嘲讽味,是个很懒的人,比自己矮三厘米,一副平时不怎么搞学习的样子,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成绩好的不行,他们没有交集,不是老师有什么事不会进行交流,就算是上体育课也不会一起跑步,两个人似乎就像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叶修有叶修的圈子,王杰希有王杰希的圈子,各不相干,一个学期过去,两人成绩和名次倒是挨得近,但是一个学期下来说话不到十句,两人也没想着去沟通,或者做些别的什么
  “叶修和王杰希你们坐到那个最后一排”班主任拿着成绩单站在讲台上指挥同学们坐上自己的新位置,叶修和王杰希,两人本应不怎么有交集的学校生活,都因为对方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还剩半节课,老师丢下一句“还剩半节课,你们自己跟周围的人磨合磨合”就跑回办公室喝茶休息了,剩下全班的人面面相觑
  “王杰希?”“叶修?”两人试探般叫出对方的名字而后又是异口同声的“对”
  黄少天快看不下去了“老叶老叶你这是…你们两个相亲啊?怎么说话这个语气?”王杰希愣了一下,转过头去不看他们了,耳根有些微微发红
  “咳咳黄少天你一天怎么这么皮”
  “诶诶诶老叶你什么意思?我又没说错啊,是吧是吧喻文州?”“少天说什么都对”喻文州笑了笑“看吧老叶,服气吗服气吗服气吗!不然今晚jjcPKPKPKPKPK…”
  叶修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转身用手肘怼了怼王杰希“王杰希!”“干嘛?”埋头刷题的王杰希不明所以的抬头,一双大小眼被叶修看了个十成十,叶修没忍住,噗的一下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王杰希你是个大小眼儿啊?那哥以后叫你王大眼儿好了哈哈哈哈哈”叶修很不厚道的随口给人起了个外号,还一边笑一边拍人的肩膀,王杰希不知道说什么,一张脸憋了个红“对了大眼儿,哥问你个事儿”“什么事?”王杰希脾气简直好到不行“玩游戏么?荣耀”“荣耀?玩啊”“哪个号?哥来找你啊”“王不留行”“王不留行???”叶修腾的一下站起来,聊的正欢的黄少天也回了头,周围的人看向叶修“老叶你一天干嘛呢干嘛呢突然一下”“你就是王不留行?!”“是啊…你是?”王杰希显然不太满意叶修这个大幅度行为,皱了皱眉“哥是…”叶修吸了口气“哥就是那个君莫笑,找你jjc还和你小号打成平局的那个”“…”王杰希不知道说什么,他自诩骄傲的魔术师打法每一次都被那人看破,见招拆招,弄的他很是烦躁,能拆掉他的攻击的人可不多,毕竟他魔术师的名头不是白来的
  自那之后,叶修与王杰希的话题日渐增多,游戏,是他们话题的共源,今天抢哪儿的boss先说好,不然到时候面对面尴尬,改天约着去哪儿刷副本…黄少天上课话多,嘴里唧唧喳喳的吵个不停,喻文州就一边帮他记笔记还时不时转过头开望着他笑一下,叶修百无聊赖的望着一片空白的作业本发呆,手里的中性笔转的飞快,王杰希一丝不苟的听着,笔记本记得满满当当的,旁边放着荧光笔随时准备勾画,叶修就转着笔看着他,和黄少天一起挨了不少的粉笔头…
  时间也在走着走着,一眨眼儿就到了期中考,全班的学生都在哗哗哗的翻书,唰唰的刷题,就连黄少天都难得的没嘴炮“骚扰”
  中期考来的也快去的也快,走出考场的王杰希伸了伸胳膊腿儿,刚刚把笔袋放进包里,就被一个不明物体挂在了身上“啊…大眼儿啊…哥快累死了…这题简单…做完了我在里面干玩了一个多小时,可把我无聊死了,快来安慰安慰我”王杰希笑着推了推叶修的头“你可拉倒吧,又不好好检查”“哥这不是急着开见你”“一天嘴里没个把门儿”王杰希使劲儿拍了拍叶修的头顶

我决定写长篇
叶王的那种现代pa
同桌梗
看看我这危险发言
有些地方写出来可能是我自己发生过的…
咳咳
占tag致歉

www这个事对方的少天视角
他的皮气如此的正搞的我有点慌www
他的是看着我的整的
所以有可能台词会重复www
请见谅www

【喻黄】星辰(少天生贺www)

OOC注意
掐着时间而来
联戏!联戏!!联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双向暗恋
喻文州视角
我皮喻文州(这个少天皮挺正,我嘛…不提也罢)
之后我会把对方联戏截图放出来
少天生日快乐www

闹钟响起,我伸出手把闹钟关掉,在被子里拱了拱,还是爬了起来,坐在床边理了理因为静电飞扬的头发,抬头一看“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早晨八点”“八月十日,好像很重要来着”我在床边愣了愣“哦对,今天是少天的生日…”我站起身,走进卫生间洗漱“今年十八岁了啊,我给他送一个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吧”整理好头发,拿上毛巾出去跑一跑,顺便想想送点什么,等我一回到洗完时间也不早了,得早点过去,今天还打算复盘训练来着…
走到训练室门口,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次比赛一起加油!你们就等着本剑圣带领蓝雨夺冠吧!!!”如此热情洋溢的声音啊…我笑了笑,推开门走进去,看着少天笑嘻嘻的跟人立下“豪言壮语”少天回过头,望着我笑,喊了一声“队长!!”声音…就像一束光,照进了灰暗的胸膛,让那颗被虚伪笑容覆盖的心…“扑通扑通”重新跳跃
我望着他笑了笑“好了,接下来开始复盘”
我走到少天身边,鬼使神差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生日快乐呼之欲出,想了想,还是准备给他一个惊喜,最后也只是望着他笑了下,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偏过头看了看他,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看起来明亮极了,噼里啪啦的话涌进耳朵里,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与我格格不入,看来,我得压下心里这份喜欢,终究还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今天先到这里,大家先去吃饭吧”我站起身,望着大家笑了笑,目光在少天身上停留,他刚刚肯定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吧…这种大大咧咧的个性…心中没什么焦虑,大多都是喜欢…他在深呼吸?他在焦虑什么呢?我有些好奇,会有女朋友了吗?心中涌起一抹苦涩,不,我不能被他发现,我得赶紧移开注视…
但是我的腿好像不听使唤,迈开来走向少天“少天,一起吃饭吧”他向我看过来,点了点头
跟在他后面走到食堂,身前的人跑着看完了今天食堂的饭菜,看起来很高兴的,嘴里说个不停不停
“哇!!!!!!
“队长队长队长我跟你说啊今天我一定是好运附体了你看你看今天食堂居然没有秋葵没有秋葵!!
“一定是他们知道本剑圣要带领蓝雨夺下冠军了哈哈!!
“诶队长你快来这里有好多好吃的!队长队长看这有鸡虽然不是你最爱的白切鸡…
今天真是太丰盛了啊!”
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一些什么,他的光芒太强大了,让我感觉难以靠近…只能笑着看着他,时不时应上几声
这次的午饭吃我的有些烦躁,我究竟在烦躁些什么,我看着少天扒拉了一口饭,我在烦躁一些什么?觉得自己跟他不是同一个世界吗?还是觉得…他可能不会喜欢自己,毕竟被他天天吵着PK的人不是我,是叶修,他喜欢叶修?哈,看来没我什么事了
少天下午的训练好像不太认真?老是犯一些低级错误,幸好我给他及时纠正过来,我看见他揉了揉头发,他也很烦躁吗?他又在烦躁一些什么?我笑了笑,起身出去,想跑跑步,最近的自己太过了,该收收心了
我跑了一圈又一圈,脑子里总是他,他的话,他的脸,他的笑,总是能让我的思绪飘到很远很远
等我跑完步收拾好准备去找他说说清楚,看到他趴在桌上睡着了,先把他抱到房间里休息一下吧,礼物的事待会儿再说,我自嘲的为自己的冲动笑了笑…
我在训练室单独给几个人指导了一会儿,走出去给少天挑了个礼物,我让店员帮我包装了一下,看起来应该会正式一点…嗯对
我提着礼物走回去,轻轻的打开门,被子里窝着的那人抖了一下,探出头慌乱的喊了一声“队…队长!”喊完之后好像又觉得有什么不对,马上又补了一句“这是你的房间啊哈哈。队长我……”
我不想再犹豫什么了,直白一点对我们都好,即使他会拒绝我有可能朋友都不想跟我做,但我还是想说…先给他一个生日祝福吧,我笑了笑,缓缓开口“少天”他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垂着头坐在床边,有些可怜巴巴又让人想好好喜欢,我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笑了一下

“少天怎么这么慢,大家都等你很久了。”

“等我?”他开起来有些吃惊,猛地抬起头,撞上了我的视线,我将手缓缓盖上他的眼睛,靠近他的耳朵
“少天忘了吗?今天…”少天愣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今天是他的十八岁生日
没等他说话,我说出了酝酿已久的那句话
“少天,生日快乐啊”我把手移开,将装有礼物的盒子递给他“这是给少天的,喜欢吗?”他似乎想说什么,到他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缓缓接过盒子,表情看起来还有一点…虔诚?是我看错了吧,他眼睛为什么红红的,哭了吗?他为什么会哭?不喜欢我的这种做法吗?我有一点慌乱,生平第一次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咽了咽口水,说到“…少天,走吧。队员们都在训练室等着带着他们夺冠的你呢!”我转过身,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在转身的瞬间被他抓住手使劲一扯,大概是惯性的原因,少天扑进了我的怀里,吸了吸鼻子,几乎是吼了出来
“喻文州!我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想每时每刻都能看见你想用一生陪在你身边……想…想…
“不管你是拒绝还是怎样的我想你永远都是我的最最温柔最最好的队长
“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很……但是这是真的我没有开玩笑!队长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我呆住了,不知道说些什么,心心念念的人在跟自己告白,我应该说些什么?或者做点什么?他好像没缓过劲儿来,还靠在我的怀里,我怕他推开我,可能他会笑着跟我说“惊喜吗队长,这是我的回礼”然后把这个当做一个玩笑随风飘去,我有点害怕,这样的拥抱只有一次的话…我不敢往下想了
但是想象中的抽离感并没有出现,
我只好说些什么“这样啊,但是我不喜欢少天呢”
    “我爱你啊”我揉了揉他的头发,他头发有些细,揉起来很舒服
我又拍了拍他的背,感觉有几滴热热的东西落在身上,他哭了吗?为什么?
“好了,少天。该去训练室了,可别让大家等太久了。”
我吻了吻他的额头,牵着他的手带着他向训练室走去
“喻文州……谢谢你”身后的人说了一句,我笑了笑用力握了握他的手,今夜有你,而不会孤单
      有你在,夜夜天空都星光璀璨
…………………………………………

我太垃圾了,连个生贺都写不好,猛男落泪

首次开车
婴儿车
特别难吃
什么都没弄明白
写的不好请死命说出来
用表情包挡一挡
开的很烂也要发出来呜呜呜

【雷安】今天的海盗头子也想要一个kiss

ooc了不得
大赛pa
首次尝试
写的不好就请您死命说
非常短小(一天写的什么沙雕)

雷狮的花吐症更严重了,他跪在地上剧烈的干呕,却只是呕出了两朵带血的花
卡米尔看不下去了“大哥,你的情况比别人要严重的多,你有足够的时间为什么会拖到现在”
雷狮强忍着恶心坐了起来,擦了擦嘴角“我当然知道,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做罢了,你明白,他是不会给我一个吻,他甚至不愿正眼看我”
卡米尔闻言没说什么,只是拉低了帽檐遮住了脸上复杂的神情
“哟,这不是傻子骑士吗?”
“恶党?!你来这里做什么?又想来做点什么龌龊事?”安迷修摆出了应战的姿势,好像雷狮随时都会破坏这里
“你未免…咳咳咳!”雷狮扬起了嘴角,嘲讽嘲讽安迷修的恶心帅,忽然“福至心灵”,马上转身逃跑,留下海盗团和安迷修不知所措,躲在安迷修身后的埃米姐弟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对视了一眼
雷狮慌慌张张的跑进森林,时不时的剧烈咳嗽让他跑的有些踉踉跄跄,他看着光线变暗,找了一颗大树靠着坐了下来,开始剧烈的咳嗽,他不可以让安迷修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绝对不可以
安迷修愣了几秒,觉得不对劲,转身叮嘱了那姐弟几句就向着雷狮跑走的方向追去
等安迷修听见剧烈的咳嗽想去循着声音寻找雷狮时,时间已经过了很久,等他找到雷狮,却也是狠狠的呆住了
雷狮跪在地上,额头深深的埋进了泥土,左手捂着喉咙,右手抻直了,紧紧的抓着地上的野草,手臂上青筋暴起,雷狮剧烈的咳嗽着,吐出来一朵朵怒放的白色带血的花,每吐那么几朵,后面总要深深的喘息几下
安迷修从来没看见雷狮如此狼狈,饶是骑士精神再怎么作怪,此刻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安迷修走过去…
雷狮看到了熟悉的红鞋,心里还是咯噔一下,自己丑态百出的样子终究还是被他发现了,起因也是他
“哈,傻子骑士,你来干什么?看笑话吗?”雷狮强忍着剧痛,抬起头来望着安迷修不甘示弱的笑了
“不…雷狮你,这是得了最近流出来了那个病毒?”
“嗯,没错”话音刚落雷狮又是咳咳咳的吐了一朵花
“在下…在下听说,这个病毒是需要所爱之人的亲吻才能痊愈吧”
“嗯”雷狮已经痛苦的不能说什么了
“那…那需要在下帮你去找她吗?”安迷修已经自觉的把自己排除在外了
“不需要”雷狮笑着喘了口气
“嗯?”安迷修没明白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雷狮一把扯住安迷修的衣领,把人往下一拽,亲了上去
“恶党你…”安迷修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话音未落就被冰凉的薄唇贴了上来
“哈,没想到道貌岸然的骑士大人也喜欢我啊…”雷狮松开他,感觉自己的难受正在一点点消散,望着人笑了
“才,才没有”安迷修别过头,不理雷狮
“那我病好了你怎么解释?”
雷狮望着人,笑的眼睛眯了起来
“闭,闭嘴!”安迷修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只能打一架了,床上的那种”

【雷安】适合

ooc注意
再次现实校园pa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短
特别难吃,写的很无厘头
不好吃请狠命说出来
     

      安迷修和雷狮互相喜欢很久了,从小学的悸动,中学的躁动,高中的心动,和大学的…
       安迷修和雷狮生下来就像有缘分是的,同一个产房,邻居,青梅竹马,从小到大都没有换过的同桌…可那背道而驰的性格又让两人看起来像仇家,一开始班上的同学还揶揄过他们俩“就你们俩这个缘分,妙不可言啊,你们以后干脆凑一起过得了”两人立马矢口否认“谁会跟他那个整天骑士道的人过一辈子啊”“像个海盗似的,你以为我愿意?”每次两人都吵得不可开交,久而久之,同学们也都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了,就当全是巧合,可是就在这一捧一踩,打打骂骂中,建立了二人深深的感情,你别看雷狮平时骂骂咧咧三句话不离骂安迷修,要是安迷修被人欺负了,第一个出头的准是他,不打的人鼻青面肿跪地认错决不罢休,你也别看安迷修平时本本分分三句话不离教训雷狮,雷狮要是犯了什么事,帮着圆场的第一个也准是他,就这么磕磕绊绊,笑笑闹闹的走到了大学,两人心知肚明自己对对方是什么感情,都不瞒着,火速在一起后迅速开始了同居,这下我们就要感谢雷狮租的房子了
     一天清早,安迷修叼着牙刷出来朝着雷狮说“雷狮,牙膏快用完了的,今天去超市吗?”“超市?啊,好,正好啤酒有喝完”“喝完了???这才几天你就喝完了一大箱?”“那天晚上卡米尔他们来撸串儿喝了不少”“行吧,这次你给我少买点,喝多了又发酒疯”“怎么,说得好像你不喜欢我发酒疯似的?”“我什么时候喜欢了?!”“不喜欢谁昨天一直找我要?”“闭嘴,吃饭”安迷修回到卫生间,清理掉嘴里的泡沫,匆匆吃了早饭跟着雷狮一起出了家门,两人想着碰不上熟人就没注意,随便套了衣服就出了门,也没看谁穿的谁的
天公不作美,碰到了“一家亲”的同学,看着两人一起出现已经足够吃惊,再仔细定睛一看发现两人媳妇还调了个个儿,雷狮倒是没什么,可安迷修已经羞得头都抬不起来,果不其然,两人交往同居的事情就在班级群里传开了,为了这事儿,安迷修让雷狮三天没上床…
雷狮:“可委屈死大猫猫我了”

  

【叶王】下垂眼的大小眼

我写完不晓得自己在干什么
ooc炸裂注意
文风清奇
同居pa(虽然不能怎么体现)
日常嗝
非常的短(但我真的不会写长篇)
写的不好请狠命指出来
  
  
 “大眼儿,你看啊,我们结婚时这张照片,我们俩还挺有夫妻相的”叶修搂着王杰希靠在沙发上翻照片
  “…你是从哪儿看出来的”王杰希以为叶修揶揄他,口气不快
  “你看啊,这个摄影师的技术也是厉害,硬是把哥不那么明显的下垂眼给凸显了出来,你又刚好是个大小眼,估计算命的都说我们两个配”叶修坏笑了一下,揉了揉王杰希深棕的头发
  “…噗”王杰希听他这么一说,知道他在开玩笑,也就什么都没当回事儿的笑了
  “大眼儿,你看哥都这么牺牲自己了,不给点表示?”叶修眼睛里闪着复杂的光
  “…你想干什么”王杰希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脸一下就红了,掐了叶修痒肉一下“脑子里没个正经”
  “我想干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脑子很正经的,都是你”叶修笑着,把人压在身下“那就只能我自己手动了”
  “…叶修!”第二天早上浑身酸痛的王杰希在床上喊了出来
  “老婆大人有什么吩咐?”叶修贼咪咪的从门外凑进来头,对着人笑了一下
  “迟早有一天我在上面”王杰希恨恨的说到
  “那我等着”叶修笑了下,坐到床边,亲了王杰希一口“等着你腰没我好的时候”

【叶王】羡慕

ooc这么大
文风清奇
现代pa
  
  
  
  
  
  王杰希提着购物袋往回走,看见前面围着一群人,终究是抵不过好奇心的困扰,挤进去看了看,是求婚,两个男的,被求婚的眼圈已经红了,求婚的却是痞痞的笑着,总让他想到一个人,他甩了甩脑袋,压下心中那一份不知从何而来的羡慕,往回又走去
  回到家,用钥匙开门,门敞开的一瞬间,颓废的声音响在耳边“微草蓝雨你们怎么还没打起来,谈恋爱去了?”王杰希换了鞋子,拿起抱枕就砸在人头上,“哎呀呀呀呀,大眼儿你砸哥干嘛”叶修懵逼的声音传来“你自己心里明白”叶修拧巴了下也明白了王杰希是听到了自己的嘲讽,马上关掉游戏,跑去厨房黏人身上“大眼儿,哥饿了”“自己没长手?我看你偷着泡泡面的时候挺利索嘛”“哥知道错了…”叶修开始耍赖“哪儿错了?”王杰希瞪人一眼“哥不该嘲讽你们宝贝微草”王杰希轻轻哼了一声,但也是手脚麻利的给叶修下了一碗面,还贴心的加了一个蛋“大眼儿就是贤惠”叶修也没多说,端着面回到电脑前刺溜的贼香,还不忘给对面羡慕红了眼的黄少天炫耀炫耀自己找了个贤惠媳妇儿…
  晚上叶修刷完了副本,和王杰希两个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他听见王杰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怎么了大眼儿,啥事儿又惹你不开心啊?”“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想不通”“你还有想不通的事情?”“怎么?不行?”王杰希瞥了人一眼“不是,只是好久没看到你这种表情了,给哥说说什么事儿呗”叶修开始软磨硬泡,王杰希终究还是架不住,把自己出去买东西看到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叶修“哟,你这意思是羡慕别人正儿八经的被求婚,但是哥就给了你个冠军戒指是吧?”“我什么都没说,你别乱想”“这还不好说,咳咳,王大…王杰希先生,无论贫穷与富贵,生老病死…哎呀没那么多过场,总之一句话吧,嫁不嫁给哥”叶修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个戒指,很朴素,但很好看,叶修脸上挂着痞痞的老练的笑容,手出卖了他,绝不会轻易手抖的大神此刻的手却有这微微颤抖,解释他紧张的心情…
 “好”王杰希笑了
  叶修却把人一把横抱起来“接下来是不是该洞房花烛夜了?”回应他的只有王杰希发红的耳朵尖了